清泽

全职坑已入 主角总受党 肉食者无药医 丧病掉节操以及社交恐惧症
求太太们投喂周叶。

[张叶] 轻举妄动

lesleyye:

ABO设定,还有家常便饭的OOC,请务必慎!


张叶萌萌哒,以文换文,谢谢小天使@予君轮回 的投喂❤


    


==========


 


张新杰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做事有条理有计划的人,从不打无准备之仗,鲜少有头脑发热的时候。


包括暗恋也是。


在没有把握确定对方也喜欢自己之前,他绝对不会轻举妄动,早早地亮出底牌。


 


……直到这一刻他把叶修推在洗手间的门上,毫无理智地低头亲了上去。


张新杰发现自己前二十多年里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已经灰飞烟灭了。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以前,叶修和往常一样踏进了酒吧的门,张佳乐正好坐在门口招呼人,一眼看见他,嚷了起来:“我去,老叶你咋又来了!”


叶修穿了件蓝色条纹衬衣,用手勾着风衣外套,潇洒里透着股与生俱来的慵懒气质。“怎么着啊,给你们增加营业额还不行?”他说着长腿一迈坐在高脚凳上,把风衣甩到隔壁座位,然后动作熟练地在吧台上轻轻叩了两下。


“来杯红酒吧亲。”他朝着吧台里的张新杰笑了笑。


张新杰今天白衬衣黑马甲一身调酒师打扮,停下正在擦杯子的手,抬眼看了看叶修。


“本店原则,酒不卖给一杯倒。”他简洁地说。


叶修挑了下眉,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拍在桌上,依旧笑嘻嘻的,看上去心情挺好:“都是老主顾了,给点福利。”


张佳乐凑过来,右手顺势就想往叶修肩膀上搭,对面站着的张新杰朝他瞥了一眼,他直觉感到一阵不动声色的冰冷杀意,条件反射地把手又缩回来了。


“我说老叶你也太不讲究了,”张佳乐从吧台里随手摸了颗樱桃咬在嘴里,“你一Omega成天往这种人流聚集的地方跑,不怕有危险啊?”


叶修笑而不语,半响才说:“别的地方我大概还会仔细考虑考虑,你们这可是最安全的。”他朝着二楼走廊尽头那个逆光站着的身影努了努嘴,“就凭老韩这张脸,往那一站,就是来十个身强力壮的Alpha,也不敢在这闹事儿啊。”


“话是这么说——”


张佳乐几下把樱桃吃光了,还想说什么,张新杰打断了他。


“门口那桌点单了吗?”


“哦,”张佳乐挠挠头,“这就去。”


叶修以手支颌,目光灼灼地看着张新杰,似笑非笑。后者仿佛完全没察觉到他瞩目的视线,有条不紊地往混酒器里倒果汁。


大概是衬衣不舒服,妨碍了他调酒的动作,张新杰把衬衣袖子往上卷了卷。男人卷袖子的动作很好看,细长的手指很细致地解开袖口,然后沿着袖口的走线一丝不苟地挽了上去,一下,两下,整整齐齐地挽到露出肌肉均匀的小臂为止。叶修闲得无聊,仔细对比了下男人左右两边挽起袖口的高度,发现竟然一般齐,丝毫不差。


叶修半趴在吧台上,忍不住想笑:“老早就想问了……哎,你是不是有强迫症啊?”


“没有。”张新杰干脆利落地答道,然后把酒杯推到叶修面前,“今日特调。”


酒杯里的液体在灯光下发出黄绿色的光芒,带着种诱人的色彩,叶修闻了闻:“这是什么?”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还没起名字,好几种果汁混起来的,算是突发灵感。”


“那我是第一个品尝的小白鼠?”叶修眨了眨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味道不错,有种热情澎湃的感觉。”


“可能因为用的都是热带水果。”张新杰冷静地说。


叶修垂着眼睛笑,笑完了抬起头,忽然问道:“你有没有闻见什么味道?”


张新杰摇头,叶修笑意不改:“那就好,我下午算了算,发情期估计快到了,真麻烦。”


那你还来这种人流混杂的地方?张新杰的心口蓦地涌上一股怒气,握着酒瓶的手紧了紧,然而表面上看着却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愈发冷冰冰的:“你现在应该立刻转身回家。”


叶修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小支抑制剂朝张新杰摇了摇,不怎么在意地说:“有备而来,别瞎操心。”


张新杰没控制住,手上一用力,玻璃酒瓶磕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事实上他说谎了。


打从叶修一进来他就闻到了一股隐隐约约甜腻诱人的香气,他并不像自己表现出来的那样迟钝,更何况面前的人是叶修,他更加无法保持冷静。


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让他瞬间兴奋激动起来的信息素味道,就来自面前这个毫无Omega自觉的家伙。


张新杰的心脏怦怦的跳动着,他努力压下自己骨子里属于Alpha的那份骚动与不安,可惜于事无补。叶修坐在那里就像一块香甜惑人的蜂蜜,他控制不住地想上去咬一咬,舔一舔。


张佳乐点完单跑回来,发现张新杰脸色不怎么好,以为叶修又在开嘲讽,连忙转移话题:“二号桌点了三杯神圣之火!”


张新杰深吸了一口气,嘴角抿得很紧,低头调酒。


三杯晶莹剔透的鸡尾酒很快被摆在吧台上,张佳乐却只拿走了两杯,剩下一杯往叶修那边推了推。


“怎么了?”叶修没明白。


“看见二号桌那个穿西装的男的了吗?”张佳乐冲叶修意味深长地挤了挤眉眼,“他请你的。”


他说完笑着走了,留下脸色愈发不好的张新杰和莫名其妙的叶修。


两个人同时朝二号桌看过去,西装革履的男人远远地朝叶修举了举杯。


叶修觉得好笑,手指拢在酒杯上,若有所思地看了张新杰一眼:“这可真是……”


信息素的味道就像看不见的线,把整颗心脏紧紧地缠住了,张新杰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各种火刷得全都冒了出来。他伸手按住叶修想要举杯的手,灯光底下的表情十分复杂,像在强行压抑着什么。


属于Alpha的气势像巨浪一样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叶修在心底喊了声糟糕,腰和腿一下子就软了。


张新杰拉起他就往后面的洗手间走,一把推进去锁了门,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就低头吻了上去。叶修的嘴唇很甜,比他想象的味道还要美味一百倍,不,一千倍,甚至是一万倍。


他根本停不下来。


叶修的眼睫毛颤了颤,他的身体也在颤,不知道是因为情热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


去他的步步为营。张新杰心想,扣着叶修的肩膀,舌头在他细长的脖颈处舔了舔,控制着自己疯狂地想要用牙齿在上面做个标记的欲望。


“叶修……”张新杰声音低哑,慢慢地摘下眼镜,目光牢牢地锁着叶修,“我真想给你盖个此人有主的戳。”


 


<喜大普奔的END>


 


 

评论
热度(652)

© 清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