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泽

全职坑已入 主角总受党 肉食者无药医 丧病掉节操以及社交恐惧症
求太太们投喂周叶。

【全职同人】[ALL叶][架空]《Dragon》03.乐叶 ①

飞驰的脑洞:

前面几章修改过了,加了点回忆杀和剧情什么的。。。


嗯,还有一点很重要,双花不是一对儿~






>>03. 乐叶 ①




张佳乐是个混血。


 


这在龙族中极其罕见,不同属的龙族之间虽然可以通婚,但一般都会继承母系的属性。


还有一个让混血稀少的重要缘由,是混合两种属性的龙族没办法得到补给,不管父系还是母系的属性他们都不能接受。


大灾难前倒是没什么,如今战事频繁,受伤后得不到补给的混血很容易丧命。


 


叶修第一次见到张佳乐时他还在百花,结果一眼就看穿了他火龙和银龙混血的身份,虽然在那之前张佳乐相当成功的伪装成了一只火龙。


跟张佳乐拍档的另外一只火龙是孙哲平,干架的时候完全不要命。


 


双花感情非常好,叶修问过张佳乐你要瞒着老孙到什么时候,我们现在都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战斗,你可以保证一次两次不受伤,但你不可能永远保证下去。


张佳乐说他不想被当成特殊,也不想孙哲平知道后顾及他的安全而被束住手脚。


叶修叹了口气。乐乐啊,作为混血你就是特殊的,不过呢,你要是真受伤了,就找无所不能的哥来帮你补吧,不过要收费。


张佳乐跳起来嚷嚷。呸呸呸!叶秋你个乌鸦嘴!


 


只是后来的某一天,孙哲平真的抱着满身是血的张佳乐出现了...


 


“叶秋!叶秋你在哪?!”


 


为了便于救援和照应,前线的兵团营地距离都不是太远,叶秋确实听说百花那边遭遇了相当猛烈的反扑,没想到刚回营地就遇上这样的情况。


 


叶秋的眉毛只皱了一秒钟。


“雪峰,带他们去我帐篷,不要让其他人进来。”


 


失血对龙族来说不是大问题,只要还有法力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堵住伤口。


张佳乐这浑身是血的情况,只能说明他自身的法力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状态。


 


“乐乐都跟你说了?”


叶秋修长白皙的手掌贴在张佳乐心口上,渡过去一点法力护住重要脏器,平日里总是活蹦乱跳的人此时微微蹙着眉,因为大量失血肢体变得有些发凉。


 


“说了。”


孙哲平抿着嘴唇,护甲已经变得七零八落到处是恶魔抓痕,连后背那把大剑都豁了几个口子。


 


“那就行了,我来给乐乐补给,如果不够,会从你身上补一点。”


 


孙哲平还没来得消化是什么意思,叶秋已经俯身贴上张佳乐的嘴唇。


叶秋身上的红龙气息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另一种甘美的香气,并不浓郁,甚至非常淡薄,这是属于叶秋自己的气味。


 


张佳乐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软软垂着的手臂颤动了一下,忽然闪电般的扣住叶秋的后脑,加深了这次黏膜接触。


 


叶秋那声卧槽瞬间就被堵在嘴里,他挣扎了好几下才脱身,膝盖一软差点栽倒。


 


孙哲平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叶秋抹抹嘴巴说。


“操,差点就被乐乐吸干了。”


 


张佳乐还没有醒,只是重创状态下的身体本能在寻求法力。


 


“老孙来一下。”


叶秋勾勾手指。


“我这不够了,你来给补点。”


 


“怎么做?他是混血,我根本没办法补。”


孙哲平看着叶秋,明明是红龙却可以给混血补给,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询问这个的时候。


 


“老孙你把法力给我,我来做中转器。”


叶秋舔舔嘴唇。


“嘴儿一个而已,别跟我说你害羞啊~”


 


孙哲平没理他,扣住叶秋的后脑壳对着嘴巴咬下去。


 


卧槽怎么都喜欢扣人脑袋瓜!


叶秋扑腾了一下也就随他去了。


 


孙哲平的气息出人意料没有火龙霸气无双气场,反而有种香甜的味道。


跟乐乐的混在一起真是绝配。


叶秋嘬着孙哲平的舌尖心想。


 


“真看不出来老孙你居然是香草味。”


叶秋舔了舔嘴角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转身又去把中和过的法力补给张佳乐。


 


张佳乐睁眼时正看到叶秋那张标志性的嘲讽脸,此时他正在包扎剩余的伤口,唇畔卷着薄薄的弧度。


“醒了?睡美人乐乐?要不要再嘴儿一个?”


 


“靠!叶秋你这家伙!”


张佳乐一个打挺蹦起来,扯到了伤口疼得吱哇乱叫。


 


“精神这么好?看来没白给你补那么多法力。”


叶秋继续慢悠悠的卷着绷带。


“是吧,老孙。”


 


张佳乐忽然就不吱声了。


 


孙哲平抱着手臂坐在不远处,张佳乐左望右望就是不敢往他那边看。


 


“行了,老孙你就别瞪了,乐乐这不是怕你知道后不带他玩了么~”


叶秋坐在靠背椅上翘着脚,翻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


 


“你是对你自己没自信,还是不相信我们?”


 


“当然不是!”


 


“那就行了,走吧,你还想在这呆到什么时候。”


孙哲平站起来,把百花的制服外套扔给张佳乐。


 


“...要是下次...”


 


“就把叶秋抓来给你补给。”


 


“喂喂,你们把哥当成什么了?移动充电宝?”


 


张佳乐已经开开心心的穿上了外套,孙哲平扭头从上到下扫了眼叶秋。


“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怎么说话的,哥可是古代龙族,懂不懂敬祖啊你们。”


 


“那不是忽悠人的吗?”


 


“这混蛋八成真的是。”


张佳乐正在系鞋带,抬头插了一句。


 


“操,真闹心。”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哎哎,再说下次不让补了啊~”


 


孙哲平扶着张佳乐走到帐篷边,忽然转过来问道。


“这是秘密吗?”


 


“厄...大概算是吧~”


叶秋想了想,其实知道的人也不算少。


 


“行,我清楚了。”


 


叶秋从帐篷里探出脑袋,看着孙哲平把不情愿的张佳乐扔到背上驮走,不由啧啧嘴巴,跟自己的副团说道。


“哦哟,雪峰你看,基佬~”


 


那之后双花的配合越发纯熟,张佳乐也没再找过叶秋补给,直到孙哲平受伤失踪,张佳乐离开百花只身寻找。


联盟璀璨的繁花血景,如同烟火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叶修站在旅馆门前有些感慨,张佳乐最终顶着重重压力加入了霸图,只要能找到孙哲平他不在乎。


只是叶修最近偶然知道了孙哲平的下落,顽固的火龙却像石头一样执意不肯见往昔的拍档。


 


干脆把老孙在义斩的情报告诉乐乐算了,最近都没啥好玩的事呢。


叶修想着,推开了木门。


 


林敬言看到叶修明显松了口气。


这本是个四人任务,张佳乐听说有人在附近见过一个很强的狂剑后独自接了下来,张心杰不放心,让林敬言回程时绕道看一下,这么一看不得不说,霸图副团长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张佳乐这回倒是没有昏迷,只是地板上大滩大滩的血迹看着惊心动魄。


 


“我说乐乐你能不能悠着点,你的身体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啊~”


叶修对坐在床边的混血龙族说道。


 


“叶修你烦不烦,要补补,不补滚。”


法力和血液的流失让张佳乐有点烦躁,叶修那张脸更是让这种情绪飙升了一大截。


 


“嗬,还杠上了,我滚了你上哪找第二只古龙给你补去?”


叶修伸手摸了下张佳乐的额头,体温有点低,说明失血有一阵子了。


 


皮肤接触传来些许法力,张佳乐紧皱的眉头舒展几分。


 


“乐乐你怎么又把自己搞成这样,不是说了让你悠着点么?”


叶修撩开他略长的刘海,张佳乐作为混血完美的继承了银龙的美貌,这时候苍白着脸忽然有些秀色可餐的意味。


 


“烦死了,要补赶紧的。”


林敬言在边上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张佳乐被他瞅的浑身不自在,抓住叶修凑上去就啃。


 


香甜的气味顿时在口腔里弥漫开,叶修还是红龙时他自身的气味并没有那么浓郁,恢复成古龙后反倒开始一点点变浓。


张佳乐以前就对叶修的味道没有抵抗力,每次补给都忍不住缠着他嘬个没完。


 


旅馆不大的房间里,唇舌翻搅着发出暧昧的轻响,偶尔泄露出一两声压抑的鼻音,林敬言忽然觉得屋里似乎有点热…


 


“你够了没!”


叶修使出吃奶的劲才推开缠着他不放的张佳乐,腰一软直接坐在床沿上喘气。


“每次给你补都要被吸干了。”


 


张佳乐有点尴尬的清清嗓子,作为混血的他从小到大都没尝过补给的味道,当然会食髓知味。


 


叶修喘了一会儿朝愣在一边的林敬言招招手。


“老林过来行行好,我快被乐乐吸干了。”


 


“什么吸干!我不过是稍微多要了那么一丁点!”


张佳乐赶紧抹抹嘴巴给自己辩解。


 


“你那叫一点儿啊?”


叶修转个身。


“行不行啊老林?”


 


“方锐跟我说你全系都能补的时候我还当他开玩笑。”


林敬言放下抱着的手臂,把眼镜摘下来收进口袋。


“说实话我现在很好奇。”


 


“那就试试呗。”


叶修朝他张开手。


“反正我现在来者不拒。”


 


“叶修你节操!”


张佳乐忍不住说。


 


“被你吸干了。”


 


林敬言是只风龙,跟转会来兴欣的方锐关系很好,叶修经常看到方锐跟他煲电话粥,吧啦吧啦说个没完。


林敬言在画风肆意奔放的风龙中算是相当稳重的异类,补给的时候也是有条不紊,既不快也不慢,掌握主导时非常照顾对方的感受。


 


叶修舒服的眯起眼,林敬言的气息很特别,初尝有一丝葡萄的甘美,往后慢慢开始浓烈,如同装入橡木桶的葡萄汁,随着时间转变成醉人的酒液。


 


“老林你是白兰地啊…”


叶修擦了擦下巴上的口水,一向苍白的脸颊居然泛起一丝红晕。


 


“什么?”


林敬言已经重新戴上了眼镜,叶修的味道确实吓了他一跳,那是种充满诱惑的香味,精纯的气息仿佛恶魔掌心里的糖果,不禁想要咬开他的喉咙,不知道能不能获得更多。


难怪张佳乐会把持不住。


 


“没啥。”


叶修盘腿坐下,毫不客气的把林敬言点的简餐拖到面前,挖了一勺炒饭塞进嘴里。


“你们最近有没有听说什么奇怪的事?”




====================


TBC.乐叶未完




Ps.你们之前看到的都是错觉,这个手残才是正在的我。


在没有存稿的状态下码字还是头一回,尽力写多少更多少吧,我白天还上班...我明明只是想孵蛋的,为什么这么麻烦!(摔)


最后再问问小伙伴们,辣么柴的肉你们还要吃?= =|||



评论
热度(1625)

© 清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