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泽

全职坑已入 主角总受党 肉食者无药医 丧病掉节操以及社交恐惧症
求太太们投喂周叶。

[周叶]瑞雪

№ 和雪没多大关系

№ 换个文风

正值冬天。

S市飘起了大雪。不知是谁说的瑞雪兆丰年。坐在电脑前开着三十度高温还裹着被子的叶•冷的发抖却也不愿意放弃荣耀•修像个大团子似的在床上蠕动两下伸出的手在微凉的空气中缩了缩,毅然决然的扯了扯窗帘又迅速的收回来,不知碰到了哪块裸露的皮肤被冻的龇牙咧嘴的。

明年一定是个好年。他看了一眼电脑上新年活动的界面笑笑转头准备看一会儿难得的鹅毛雪。

还没让他看上几分钟,两层小别墅的铁门自动开启,Taxi停在门口,良好的视力让他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他的男人。

周•叶修的男人•泽楷从Taxi后备箱里拎出大包小包,应该是他们俩这十五天假期里的零食,要用的东西前几天就拜托江波涛几人送了进来,想起别墅里有个能掀起腥风血雨的人在被他“藏娇”,不知名的满足感和自豪感洋溢在他的心里——这栋两层别墅是他们俩按揭的产物,也就是所谓的夫妻共同财产。所以到底是谁被谁藏,大概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叶修打了个哈欠,从床底下摸了件羊毛衫和毛绒裤穿了起来,脱了的睡衣掉落在地上,前一天做了些高难度动作的腰有些酸软,却不是太让人难以接受。利落的穿好衣服,踩着毛绒熊可爱爪子的棉拖鞋啪叽啪叽的下楼去,顺便还带了个加菲猫电热水袋。

周泽楷两腿间夹着一大包快要漏了的零食两只手也各拎了一大袋。他摸出手机摁亮了屏幕,八点。他的前辈应该还在睡。把手机放进羽绒服口袋里,弯腰把地上的塑料袋拎起来,青年平时良好的运动习惯养成的优秀身体使得他轻轻松松的就迈开了大长腿走的轻松,两分钟不到就到了门口。

把手上所有东西都放在地上,从兜里掏出钥匙,刚要往锁眼里插,门却自己开了。愣了的青年下意识的舔舔有点干的嘴唇,呆呆的看着门后好整以暇的前辈,看着对方为自己轻柔的拍掉了肩膀和头发上的雪,在前辈一个标准坏笑里涨红了脸醒过神来。把半个身子站在冷风里的前辈推进门,弯腰把地上的食物拎起来迅速跨进门,长腿一勾啪嗒的关上。

刚想和恋人来个欢迎的亲亲,手里就被塞了个暖暖的坏笑的大猫。二十多度的室内和零下几度的室外形成对比,看着自家男人打了个寒战。懒洋洋的恋人让恋人脱掉被雪弄湿的羽绒服,倒了杯热水拿了条干毛巾准备给他的男人服务。

青年被恋人亲近面色微红的拿起杯子小口的抿着喝水。

叶修把毛巾盖在乖顺的恋人头上,手指轻柔的覆上去,毛巾和手指温柔的拂过头顶的发旋,发尾的小缕分叉,以及前面的刘海。暖和起来的人忽然就起了坏心思,把恋人的手拉到面前来,伸出艳红的舌头舔了舔。

“小周…放开。”

年长的恋人无奈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年轻的恋人依旧舔着用行动表明意思

年长的恋人轻呵了一声。空着的手在小青年耳垂上轻轻的揉捏,不时还去描摹着脸的轮廓。

满意的看着年轻的恋人连耳垂都红起来。

“放不放?”叶修大发慈悲的。

周泽楷这回倒是乖乖的放开了前辈的手,不过却扭过身子又来搂腰。

“放了。抱。”

小青年闷闷的声音从腰际传来,呼出的热气弄的痒痒的。

怎么算都觉得吃亏的前辈默默盘算着怎么给心越来越脏的后辈一点教训。

他蹬掉两只毛绒拖鞋跪在沙发上搂住了后辈的头,煽情的在后辈耳边轻轻的呼气,时不时的用嘴唇抿住对方的耳垂品尝美味一般舔弄。满意的看着对方红着耳朵尖任自己施为。

前辈满意的放开对方的头,舌尖煽情的舔了上唇。

“多谢招待啊小周。”

若是就这么被压下,就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以强硬且绚烂的手法破开困境的现第一人了。

他轻呵一声揽住前辈的腰,温热的大手灵巧的从腰侧袭入衣服里,在痒痒肉上轻轻的一挠,在前辈准确的识破了他的战术意图准备实行逃脱的时候,巧妙的攻击那一块。于是撩拨了年轻气盛的恋人的前辈只能软下身体笑得不能自控的眼前发黑缺氧。最后被后辈制服在怀里在唇上轻啄浅吻。

被欺负的,自认为被不听话的周泽楷欺负的叶修终于在沙发上缓过神来,踩着他的小熊拖鞋啪叽啪叽上了楼,留下枪王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速冻的汤圆和饺子在沸水里沉浮。有一种家的温情。

七分满的小碗端上楼,叶修把筷子塞给周泽楷,自己则准确的捞起一个汤圆,送到自己嘴边吹凉了,一颗汤圆两个人用唇各分一半。

难得的瑞雪,难得的相聚。

“明年一定是个好年。”

“嗯。”

“明年的冠军一定是兴欣的。”

“轮回的。”

“这可不一定啊,小年轻话不要说太满。”

“全力以赴。”

“我去抢BOSS了不回避?”

“我也,推BOSS。”

白日宣淫三个字才在叶修脑海里浮起,就已经被掀翻在柔软的床上。周泽楷笑的开心,他也忍不住的勾起唇角。

窗外雪依旧下的如鹅毛一般,明年一定是个好年呢。

END.

其实推迟了很久,更多的是随心。我觉得周叶对手戏也好,温情戏也好,很多时候都是很契合的,黑暗之中,只有他们俩能站在同一个平面上,本性和本心也很像。

一样的强势而温柔。

一样的专注。

一样的值得最好的。

一样的,只为荣耀。

他们生来就属于荣耀属于彼此。

评论(1)
热度(32)

© 清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