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泽

全职坑已入 主角总受党 肉食者无药医 丧病掉节操以及社交恐惧症
求太太们投喂周叶。

【周叶】那个宅男菊花留下

1. @ТaКaΓa¥ 姑娘 姑娘点的巨星周X宅男叶 

文笔有限可能写不出姑娘想象的那么美好 希望别失望……?

2.向白福太太的《脑洞大》以及达成的百日周叶致敬。 @白小福 

3有雷以及各种OOC。

① STK和爆炒蛤蜊

戴着墨镜的男人脚底踩着两块砖头,脚尖踮起来,颈子像天鹅一样伸长——两手使劲扒住窗沿。如果能看到他的正脸的话,就会看到他脸上已经泛起了薄薄的红色。


“前辈……”


男人露了的半张脸被窗沿的边角遮的严实,视线俯瞰才能从窗口看出这还有一个这么……有着STK潜质的人。而能这么明目张胆且在众多人来人往或细思恐极或瞠目结舌的目光扫视下把这种痴汉的行为进行的这么彻底。


这男人其实很帅,棱角分明英气十足的轮廓,精致的眉眼和高挑的鼻梁再加上淡色的唇,轻轻向下抿或者向上挑都十足的帅气。前者气势凌厉严谨却不刺人,后者尽是无辜腼腆,这种矛盾的气质,也就只有当代巨星第一人周泽楷才表现的出来。


周泽楷是个很牛逼的人。


五岁作为童星出道,十五岁作为轮回头牌,啊不,NO.1(虽然有哪里不对但是具体也就是这样了)形象代言出了名,靠着一张好脸,和一嗓子清亮的声音作为歌手出了名,到最后变成影视歌三栖巨星,在这个明星当道的世界里愣是脱颖而出了,依着蓝雨经纪公司的黄少天先生说的话那就是,邪了门了。


对啊,真是邪了门了。


周泽楷先生虽然颜好,身材好,气质好,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无口。


啊?你问他怎么唱歌的?


呵,愚蠢的人类哟,难道你不知道周泽楷只唱古风的么。那种四个字就能概括一句话的歌词有啥不能唱的,况且这歌词儿他都斟酌了那么久了不是?


再者说,看见了周先生腼腆微笑的女生有多少注意力真的是在听歌上……这还有待商谈。


这边的妹子你问啥?他有没有女朋友?


这就是另一大邪门的地儿了。周先生今年二十三岁,在这个贵乱的圈子里却硬生生的可以说的上是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和女性演员演戏总是绅士风度,从不越距,他也从来不参与为了高名气而进行的绯闻炒作。


唯一能知道的可能就是他在某个杂志专访里的某个访谈里说过。


他有喜欢的人,且还没告白。


而他喜欢的人,现在正坐在周泽楷偷窥的窗边写着些什么。


叶·周巨星单相思的·修讲白了就是个宅男。也可以说是明星前身的宅男。


他是个创造奇迹的人。十五岁出道,干倒了韩文清这个武打明星三年,以一张唱片出现在市场上,造成的反响却比韩文清大了那么一丢丢,因此让嘉世得了三年的最佳娱乐公司的荣誉。当时他隶属嘉世娱乐传媒。两家实力都差不是太多,可以说嘉世当时的情况比霸图还要差一点,但因为叶修一个人起死回生,那个时候他还不叫叶修。


个人英雄主义总是要被摧毁的,社会在发展,商业也在发展,各种各样的经纪公司拔地而起,例如蓝雨,微草,烟雨……歌手多了,影星多了,更有多栖明星的存在,而叶修明明有本事可以在各个领域成为超级巨星却不作为的这种行为触怒了嘉世的总裁陶轩,于是他就被扫地出门了,叫孙翔的小伙子替代了他。叶修多洒脱一人呐,摸摸一分钱都没有的口袋到了嘉世对面的酒吧里当起了驻唱。白天宅在老板陈果给他安排的小宿舍里唱些歌传到网上去。


就在这么间小屋子里,他率领着这一堆草根班子,干掉了前老板陶轩【不是。进入了优秀公司提名,最后还在众人摔碎的眼镜里在如日中天里的轮回传媒手里夺取了最佳经纪公司的名头。


在第一次被嘉世逼着退役之后,这一次他自愿宣布了退役。


现在作为一名网络歌手活跃于网络。


叶修还是周泽楷熟知的那副懒散模样,一双漂亮却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笔杆子不停的挥舞。是了,那不是歌词大概就是曲或者剧本。叶修的歌总是由他一个人包办所有,现在还在为兴欣新发展的电影业写剧本。眼下叶修忽然停了笔,可能是写完了,他放下笔,手掌握成拳手臂向上高高举起奋力伸展四肢——他在伸懒腰,衣服被手臂的动作拉扯,露出了白嫩的小肚腩,看起来软软肉肉的。


窗外的周泽楷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心里貌似是乐开了花。


可惜有个词叫做乐极生悲。


叶修伸完懒腰又打了个哈欠,踩着魏琛为了整他而给他买的小鸭子拖鞋淡定的啪叽啪叽走到窗口准备放松眼睛远眺一下。


左边没问题,街道还是那么繁华。


右边也没问题,还是那条有家爆炒蛤蜊做的极其美味的饭店的小吃街。


上面没问题,今天的天气很晴朗,他的窗口前浮着一片云。


下面也没……,卧槽!这么晴朗的天穿着一身黑的这什么货。


等等!这只被哥瞅见就一直低头的货,耳根都红了的货,大热天的还要穿黑衣的货……叶修睁圆的眼缓缓恢复成眯着的模样,手灵活的从桌上放着的一包烟里拆了根出来夹在两指之间。


“呵。”


他转头就走。


周泽楷在叶修站起来的瞬间就已经低下了头,他进行过斟酌,按照现在这样,很难稳稳的着陆,还会吓到路过的民众,万一要是有谁识破了他的伪装,轮回公关部的经理看着他上了头条,估计会又晕过去。这次是被气的。


更重要的是,他是来见他的。


周泽楷,是来见叶修的,所以无须退缩。


他将脚后跟轻轻的下压,前脚掌支撑的时间长了发麻发痛,他缓缓的下来,绕着兴欣酒吧走了一圈。他和他的前辈相遇在右街的的麻辣烫门口。


他的前辈夹在手指里的烟被他点燃,袅袅的烟雾模糊了叶修的表情。


他也不怕,轻而不容拒绝的拉着叶修的手进了那家有爆炒蛤蜊的饭店,开了房。


叶修没拒绝,他确实饿了。


他看着周泽楷熟稔的点了一堆他爱吃的,摘了墨镜的眉目柔和起来,英气的唇轻轻挑高,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可以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被宠爱着和一种想去宠爱他的回应欲望。


“……”


给我点个菜你就这么高兴?


叶修闷了一肚子的吐槽和嘲讽忽然就憋在了嗓子眼里卡的不上不下 的难受。于是他站起身来又加了道汤,回过身却发现那双眼里溢出的可以说是柔情和宠溺的东西越来越多,还有一丝妃子突然被皇帝宠幸了的狂喜。


这都什么事儿啊……叶修突然想把老脸捂起来。


那汤,是周泽楷最喜欢的汤。


这还真是作大死了。叶修忧伤的吸了口烟。


暗搓搓的加个TBC

评论(19)
热度(94)

© 清泽 | Powered by LOFTER